發起居美港人在普查種族填「香港人」 許穎婷甫獲美政治庇護

少於 1 mn read

香港本土派政治家許穎婷( Frances Hui Wing-ting )過去赴美留學期間,在校園刊物上以《我來自香港,而非中國》為題,撰文詳述香港與中國嘅區別,獲得國際媒體關注。 由於反對香港特區政府提出嘅《逃犯修訂條例草案》,許穎婷最終於2020年12月17日宣佈流亡美國。 在美期間,不僅成立「我們是香港人」組織並任總監,更成為一名YouTuber在Patreon開設付費專欄。 如今,許穎婷宣佈美國政府信納咗佢對受港府政治迫害嘅陳述,正式向她批發政治庇護身份。

許穎婷今(14日)稍早在Facebook發文表示,「在21歲將要完結的前三天,我收到美國政府寄來的信函,通知我有關決定。美國的政庇從申請到批發,短則一年,長至七年,所以我沒有預料到自己的申請會在短短半年內獲批。當時我很驚訝,又為真正離開香港的事實感到無比沉重,才漸漸意識到,自己餘下的人生也真的要在外渡過。猶記得在新一年的到來時,我拿起筆打算寫一下對於2021年的感想,卻一直沒法整理雜念,發現自己寫不出什麼勉勵人心的說話。讀着大家的新年感言、對新一年的各種冀盼,我還是在想著那些仍困在獄中的戰友們。對於某些人,他們的人生就在判刑的一刻停頓,在看不見天空的日子裡,時間的遞進、新一年的到來也並未帶有意義」。
許穎婷表示,她一直很努力去捉緊自己對香港的記憶與感受,但卻無法阻止它們在腦海中淡化。香港在我的世界裡變得越來越虛幻,我開始惶恐這個城市是否終究會隨著記憶褪色而消失。這一下子都讓我頓覺手足無措。「有時好好地習慣在美國的生活,每當回望香港的現實,當中的抽離感卻使我感到尤其痛苦,猶似阿凡達中的納美人無法再與土地上的生物連接,或像《斯卡羅》中看不見蝴蝶降臨。我想這些感受和經歷都是我與香港的牽絆」。
許穎婷說,自我宣佈流亡海外至今已經一年半,由開初滿懷抱負,到慢慢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疑惑,意志漸漸被消磨,「不論或晴或陰,我相信這些過程都是我最得來不易的經歷。很感激在這段時間,雖然未有恆常向大家交待自己的個人去向及工作進展,但依然有很多朋友及支持者一直很關心我的健康安全與個人發展,亦對我很包容。而且確在離開香港後的這段日子,我正在經歷很不一樣的生活。大眾對流亡倡議者的期望、我對自己的期望、各種政圈政治問題及人生變化都令我時刻感到無力和困擾,使我一直面對着身心健康的問題。直至半年前,我開始發現事態嚴重,不可以再無視身體的這些狀況,所以我決定在某些範疇上作出取捨,暫時離開公眾視線,並分配更多時間於照顧自己和重視的人身上」。
許穎婷強調,「儘管難以再恆常向大家交代工作進展,但我在過去三年的海外倡議從未有停步,至今亦然。身為首位得到美國政庇的香港倡議者,我希望可以以自己的經歷,為正在尋求或希望尋求庇護的手足提供協助。在未來我會繼續我的新聞和倡議工作,並在準備好的時候,重新運作YouTube頻道。有關未來倡議的工作方向,我會在我的Patreon上再詳述。回想起過去十年的社運經歷,當中遇過很多不同的人,有一同上場的戰友,有失聯已久的,或有過不愉快經歷的,亦有些連樣貌和稱號都早已忘記得一清二楚的。希望今日他們看見這個消息,也會放下牽掛和擔憂。能夠認識你們,在你們的生命中出現,都是我的幸運」。
許穎婷再次感謝在一路上曾經幫助她及看顧她的人。「我受過的恩實在是數之不盡,請原諒我不能在此逐一鳴謝,但這些經歷實在令我深深明白,要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為他人的世界帶來美好。過去如果有過任何過失或冒犯,亦承蒙大家的體諒和鞭策。對香港人而言,尋求政治庇護曾經是像看第三世界的戰火般遙遠,如今卻赫然變成常態。政權迫使港人要向別國尋求自由與公義,卻處處以顛覆國家政權、勾結外國勢力云云向義士入罪,只不過是要把異見聲音剷除。如今眼前的苦杯恐怕誰也逃不過,因此在外的我們更應奮力對抗。香港人成為流散民族,首先要面對的考驗想必是要跨過矛盾,認清目標,槍頭對外。謹此我希望大家仍可記住流散的意義、彼此的相交點——你我乃是因香港而相聚、為香港而戰,最終也是朋友」。
最後,許穎婷表示,「願我們都能夠留住每一口真實的呼吸,在虛幻的世界中找到最真摯的自己和那記憶中美麗的香港。這香港或者已不是我的地頭,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回家的路。香港人,未來見」。

By

《立場新聞》是在2014年12月成立的非牟利新聞網站,經營模式是透過接受商業廣告及公眾贊助來支持長遠發展。 立足香港主場,《立場》編採方針獨立自主,致力守護民主、人權、自由、法治與公義等香港核心價值。

我主場,我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