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大學生」

少於 1 mn read

希望大家都能花點時間,看一看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的記者會直播。

獲中大近 4000票支持卻被校方一頁聲明 DQ的當選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在聲明刊出三小時後、凌晨 12點開記者會回應,兩度向選民鞠躬致歉。候任會長林睿晞首先感謝傳媒深夜入中大,因為「唔知聽朝,我哋仲有冇機會喺呢度,同大家開記者會」。

不知有沒有人會覺得「嘩,使唔使講到咁誇張」?Well,喺一個曾經打開校門畀警察入校、報國安嚟拉無名學生嘅大學,佢出得個咁嘅聲明,下一步可以做到幾癲,邊個知?

﹙或者大家都知,但真係好難面對﹚

林睿晞是一個會被莊員取笑為「死左膠」的和理非。冇錯,今日香港,無論你講嘅嘢係激進定溫和,只要你夠膽企出嚟,只要你夠膽講嘢,就要面對「唔知聽朝六點打後自己會唔會國安法拘捕上庭還柙直落」的可能性。

而這個內閣想做的,只是「堅守選舉承諾……好似我哋以前 promise過咁樣,去 serve 中大同學」。

面對記者「有沒有後續行動」的提問,甚至「妥協」的定性,副會長何思珩在記者會上哽咽,坦承對改變結果已無期待,但仍希望中大學生可以再次證明「朔夜」是獲中大學生支持、承認的民意代表﹙容我逐字引述如下﹚:「希望做一份聯署,希望咁多位中大同學可以幫吓我哋。我哋都係因為好鍾意中大,所以出嚟選。相信我哋都係同咁多位中大同學一樣,有個身份認同喺度。份聯署可能到最後冇咩用,但係都可以表現到有同學支持我哋,同埋我哋應該係冇做錯嘅。

都係一個發聲嚟,我哋冇期望有咩轉變,但我哋都只係想有呢樣嘢出現,等大家知道,我哋都真係有認受性,都真係屬於中大。 」

比起匿喺電腦後出份聲明就當講咗嘢,用鍵盤打幾隻字、就遞奪中大學生投票選出嘅學生會嘅中大校方、比起連「朔夜」政綱邊一條邊一句政綱違法,都唔夠膽交代﹙因為根本冇﹚,莫須有就 DQ民選學生會嘅中大校方,究竟是哪一邊更加勇敢?

但更為難得的,是「朔夜」面對「之後會點先?」的質疑,選擇坦誠自身的困難:

何思珩:「我哋會因為校方份聲明咁 surprise、唔能夠應對嘅原因,其中一個原因係因為在座12個人出嚟,已經唔係好似過往嘅內閣咁……有勇氣?咁…能夠無底線地去做一啲工作。喺呢個亂世之中,我哋12個絕對唔係有勇氣嘅一班人。

「歷屆嘅中大學生會行得更加前、做得更加多嘢,我哋冇諗過會有呢份聲明,正正就係因為我哋嘅政網、參選理念,絕對唔係行得前嘅一班人,我哋每個人亦都自問,有好多唔同嘅考慮、唔同嘅人生方針,未必能夠做到前人所做嘅嗰套。冇諗過咁樣都會有今日咁嘅懲罰。」

林睿晞:「我哋亦都相信,今次打壓後,我哋嘅空間亦都會再縮細,講唔到我哋會做咩、唔會做咩,因為呢個時候掌有控制權、當權嘅,並唔係我哋,我哋只係一班希望服務中大同學嘅學生,一班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嘅學生。面對咁嘅情況,我哋做嘅嘢好多時候都係受校方、受呢個政權所控制。所以我實在講唔到,我哋嚟緊有啲乜嘢真係做到或者做唔到。但係我哋會盡全力,呢個係我哋對於4000名有份投票畀我哋,同1萬8千位中大學生嘅承諾……

喺咁嘅環境底下,我哋唔能夠百份百做到前人做嘅嘢,呢樣亦都係我哋覺得好對唔住選民嘅嘢。我哋本身參選嘅初衷,就係想喺無何奈何之下,都仍然繼續企出嚟,希望喺朔月無光嘅時間,畀中大同學睇到,仍然有人願意企出嚟,繼續撐落去。」

在此只想向「朔夜」的同學、也向任何認為「乜料咁溫和」的旁觀者說,勇氣不僅僅由具體行動去量度。前人身處的政治環境,又豈可與今日同語?甚麼是「行得前」、甚麼是「有勇氣」,都已經有了新的意義。值此時勢、面對這樣的威脅,仍願意以一己之力去抵抗洪流,所需的勇氣難道不是更加大?

而願意在艱難時刻,向選民、中大人、以至世界坦誠以對,我希望…不,我相信,並不會令人感到頹喪﹙反正現實,是大家都知道的﹚,而會從朔夜 12人自知乏力、自知躊躇仍敢於踏前這一步的勇氣,而確切地看得見,此城究竟有幾多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即使畏懼、即使力量微小,仍然作出決定,要在大家未必覺察的角落,盡獻著自己的一切。

哪怕自己,要因此而面對殘酷的後果。

By

何桂藍,綽號「立場姐姐」,香港民主派政治家,曾於《立場新聞》任職記者。因在反送中運動直播採訪中的獨特風格及於直播元朗襲擊事件時被襲擊而聞名。

我主場,我立場